文/索妮亞.法樂琪 「我可以看看你的蛋雞嗎?」 布瑞克的表情變得難以解讀,臉上的各種紋路形成一道閉鎖的樣態,嘴脣也終於緊閉著,呈現出一條橫亙的直線。他靜靜地坐了好一會兒,然後把他的皮椅往後一推,接著跳起身,朝著辦公室外的方向走去,接著一把推開緊鄰的一扇門。 不見天日的格子籠 一陣腐臭味。 完整文章
文/索妮亞.法樂琪 「我們可以去參觀農場嗎?」我懇求尼克說道。尼克看著他的父親,眼神像是在詢問著:「我們可以信任她嗎?」 布瑞克正在咒罵他的印表機,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 尼克用手機打了一通電話。「嗨,查理,你好嗎?……沒錯,我們有一個朋友來,她對食品生產很有興趣……。為什麼?我也不知道。你可以自己問問她……。別擔心,我們信任她……我、她和威爾,我們可以現在去你的養豬場看看嗎?」 完整文章
文/索妮亞.法樂琪 這一路上,我認識各式各樣的人,從契養戶到執行長,從農場主人到屠宰工人,從獸醫到政府官員。依照我的新農場矩陣,我調查過每一種類型的農場:大型-工業化、小型-工業化、大型-放牧式和小型-放牧式。我看過形形色色的農場動物:乳牛、肉牛、小牛、綿羊、山羊、豬、蛋雞、肉雞與火雞。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