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葉佳怡 如果上網看大衛‧伯頓(David Burton)跟讀者分享本書的影片,你可能會立刻覺得他是同志:稍微女性化的說話語調、蒼白瘦弱的身形,閃閃發亮的少女眼神……但一切可沒那麼簡單。《如何快樂》這本書告訴你,這不只是男孩大衛發現自己是同志大衛的故事,而是大衛在各種情慾流動的可能性中周旋,最後幾乎全面性地放棄了同志或非同志的選項。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