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一場辦桌忙三天,在南部,他們被尊為「刀子師」

文/台青蕉(王繼維、王繼強、尊懷文教基金會) 車外冬季的夕陽在山頭隱沒,我們順著旗山街區往北,在一間頂著灰白日光燈的瓦房停下,燈管旁環繞著飛蛾,在光影散射下更能感受木造瓦房的歷史感。燈下站著一位身穿灰色小碎花,背脊微彎的阿嬤,她手拿飯匙來回走動,身體向前踏著輕快小碎步,一邊招呼木桌喝酒的客人,另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