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咪咪.貝爾德、意芙.克萊斯頓 韋斯柏洛州立醫院,一九四四年 患者非常亢奮,處於過度聒噪及過度活躍的狀態,需要束縛,但會奮力反抗。由於患者力氣很大,難以束縛,破壞了大量的約束帶。 持久束縛的程序包括交替使用拘束衣及冷包法。 「脫掉衣服!」邰尼大吼。 我照做了。 「躺在這張床上!」他再次以那種沒必要的挑釁語氣對我粗聲怒吼。 我照做了。 被迫裹在泡過冰水的被單,必須在被單裡排泄大小便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