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嗜血獵奇之外,直視黑暗的意義

文/臥斧 ※原收錄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早年讀與犯罪有關的非虛構作品時,大抵抱持著「做功課」的心態──倘若俺寫故事時需要描繪歹角,那麼俺得理解一個「壞人」是怎麼回事。假若這個壞人不是因為生活困境而偷盜、不是因為情勢所迫而殺戮,那麼就更值得搞清楚他的動機、欲望,或者他為什麼會在成長過程當…

推理要在拔掉指甲之後:譽田哲也《野獸之城》

文/李柏青(推理小說家) 想像一下,有天你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一頭台灣獼猴,和其他十來頭獼猴困在小小的猴圈中。踞坐在樹枝高處的獼猴瞧見了你,緩緩向你爬來,背向你坐下,你不明究理,不知如何反應,緊接便聽到猴群尖叫地向你撲來,牠們咬穿你的肩膀、折斷你的手指、撕裂你的耳朵,然後將你推下冰冷的水池中。 你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