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開周 秦可卿死後,鳳姐受人之託,去寧國府料理喪事。這期間,榮府那邊的大小內務,鳳姐仍然抓著沒有撒手,所以不能在寧府住。如《紅樓夢》第十四回所講: 鳳姐即命彩明定造冊簿。即時傳了來升媳婦,要家口花名冊查看;又限明日一早傳齊家人媳婦進府聽差。大概點了一點數目單冊,問了來升媳婦幾句話,便坐車回家。 完整文章
文/李開周 與其他多數朝代一樣,北宋沒有向公務員提供住房的義務,除了地方長官們可以住進官衙,高官大臣們可以享受公房,別的公務員只能自己解決住房問題了。比如說,太宗朝(九七六─九九七)有個大將劉福,真宗朝(九九八─一○二二)有個文官楊礪,仁宗朝(一○二三─一○六三)有個名臣江易之,都是自己解決住房問題的——他們仨在汴梁城租房住了一輩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