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李開周

秦可卿死後,鳳姐受人之託,去寧國府料理喪事。這期間,榮府那邊的大小內務,鳳姐仍然抓著沒有撒手,所以不能在寧府住。如《紅樓夢》第十四回所講:

鳳姐即命彩明定造冊簿。即時傳了來升媳婦,要家口花名冊查看;又限明日一早傳齊家人媳婦進府聽差。大概點了一點數目單冊,問了來升媳婦幾句話,便坐車回家。

鳳姐每天治喪,大體如此。用八個字概括,就是「兩點一線,忙完就閃」。所謂「兩點」,是指寧、榮二府。所謂「一線」,就是寧、榮二府中間那條小胡同。鳳姐往返兩府,該小胡同是必經之地。

小時候缺乏想像能力,以為寧、榮二府就像我家和我三叔家(那也是一東一西,中間隔條小胡同),撒泡尿的工夫,可以來回串門二十八趟。兩府相隔如此之近,王熙鳳居然「坐車回家」,真是除了騷包,都讓人不知說她什麼好了。後來長大了,去的地方多了,才算知道什麼叫大宅門,什麼叫一入侯門深似海,人家賈府之寬廣,之遼闊,根本不是我家和我三叔家可以比擬的。

《紅樓夢》第三回說,從寧府大門到榮府大門,約有「一射之地」,也就是射一箭那麼遠。常人弓箭,一石為準,不順風也不逆風,能射一百五十米,光這一射之地,就夠鳳姐小跑一陣子的了。另外,鳳姐住在榮府正中,出了半大門,轉過粉油大影壁,穿過南北寬夾道,向南穿過榮禧堂、內儀門、南大廳、外儀門、榮府正院,出東角門,才能來到街上。到街上走過那「一射之地」,進入寧府西角門,向北穿過外儀門、寧府大廳、寧府內廳、內儀門,才能來到她的臨時辦公場所。

我按《紅樓夢》裡對寧、榮二府的細節描寫,畫了幅千分之一比例的平面圖,在圖上勾出鳳姐治喪期間每天所走的路線,用直尺一量,您猜怎麼著?鳳姐每天往返至少一千五百公尺。換言之,她去寧府串趟門,就要走三里(一里等於五百公尺)遠的路。

作為漢軍旗人,鳳姐可能沒有裹腳,但即便如此,讓一個打小嬌生慣養而且一身婦女病還不需要減肥的闊太太每天跑三里路,也挺不人道不是?所以,鳳姐不僅要「坐車回家」,而且要「坐車過去」,曹雪芹安排得合情合理。再比如,《紅樓夢》第四十三回,寧府尤氏來榮府串門,吃完飯辦完事,也是「一徑出來,坐車回家」。尤氏和鳳姐平輩,妯娌二人平日閒談,想必都要坐車的。不為騷包,只因路遠。

忽然心疼起黛玉來了,大觀園裡可沒有車。

想當時,黛玉住瀟湘館,寶玉住怡紅院,這對小情侶剛進園子那會兒,每天都是到賈母那裡去吃飯的。寶玉還好,一男的,經摔打。而黛玉,一日三餐,飯前必從瀟湘館出來,繞過假山,步出園門,由王夫人院子後面向西,從鳳姐門前經過,過東西穿堂,進垂花門,來到賈母住處。這一路,單程三百公尺,每天三頓飯,六個單程,足有一千八百公尺。黛玉,你腿痠了嗎?不過,更慘的是寶釵,此女住在園子西北角的蘅蕪苑,去賈母處請安一回,也要走到香汗淋漓。以前我總奇怪寶釵為什麼要選蘅蕪苑那麼偏遠的地方,現在多少有些明白了:她是想減肥啊。

劉姥姥小門小戶出身,對大觀園那樣的高檔會所應該是無比嚮往的,但正如鳳姐所說,大有大的難處。沒去過北京清華園的同學,想像不到去生活區打個水也要坐校園公車,沒在大型社區住過的朋友,想像不到業主們每天還要跟電動車打交道。寶、黛二人是愛侶,瀟湘館和怡紅院離得也最近,我在圖上一量,足足隔了四十丈。這麼遠的距離,如果沒有丫鬟傳話,只能用對唱山歌的方式來約會啦。那邊黛玉唱:「哎,唱歌要唱花連理哎,栽花要栽呀排對排哎。」這邊寶玉唱:「嗨,妹真有心哥也知哎,奶奶讓咱去吃飯哎。」也算賈府一景。

mooInk繁體中文電子閱讀器

※ 本文摘自《千年房市:古人安心成家方案》,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