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席薇亞.塔拉

與朋友共進晚餐時,我仍保持清淡飲食,只點了小份沙拉和水。減肥期間我總是神清氣爽地餓肚子睡覺,這是讓身高只有一六○公分的我能維持在五十公斤內、穿得下緊身牛仔褲的祕密。

但是那天晚上,這樣的減重成績並沒有讓我感到自傲,因為一件永遠扭轉我對身體看法的事發生了,讓我深刻體會自己不是個「正常人」。

是這樣的,朋友點了一杯啤酒和一份墨西哥捲餅,並且嗑得一乾二淨。沒錯,這件看似微不足道的事改變了一切。

琳賽身高不到一五○公分,體重只有四十三公斤。她從不上健身房,喝加糖拿鐵當飲料,吃速食也毫無節制。她和我一樣整天待在實驗室,晚上盯著電腦上網。但是,如此一位嬌小女子居然能吞下一大塊塞滿了牛肉、豆子、米飯、酸奶、酪梨醬和切達起司的捲餅,然後再灌下一瓶啤酒,還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她吃完東西沒有罪惡感,表情沒有不安,也沒有嚷嚷著不舒服或隔天早上要跑步瘦身,完全沒有。這頓飯就只是晚上八點的八百卡晚餐而已。而她穿的牛仔褲尺寸竟然比我還小!

這怎麼可能?我一直忍受著飢餓、痛苦與紀律才能保持體態,倘若跨越雷池一步,就得用體重付出代價。然而,眼前這個不費吹灰之力就擁有纖細四肢的女人,一餐的分量是我一頓飯的三倍。這彷彿是造物主狠狠甩了我一巴掌,輕蔑地宣告:「我就是這麼不公平,你能奈我何?」

當下,我領悟了人「非」生而平等的事實(至少就脂肪這件事而言)。

高中時期,我的體重起起伏伏,經常到達理想體重之後又突然胖了五公斤。減肥真的好難。我認識一些女生朋友,她們坦承自己也曾經歷和我一樣的肥胖困擾,說到辛酸處眼眶還不禁泛紅,可見我們為了變瘦承受了多大壓力呀!

雜誌告訴我們,如果我們遵守「正確飲食」與運動的簡單原則,就能擁有模特兒般的體態。它們刊出〈五天內甩掉腹部脂肪〉、〈全穀飲食與燃燒脂肪〉、〈想瘦大腿嗎?試試簡易的運動食療〉等魅惑人心的標題,內頁全是年輕苗條的模特兒圖片,也不知道他們是否真的是因為遵循這些建議或飲食才擁有完美身材。這些文章不斷灌輸人們肥胖是自己不夠努力及減肥其實很簡單等觀念。不只雜誌,就連龐大的減重產業也不停向大眾散播纖細的美好、譴責肥胖的醜陋。

現代人為了瘦身投入無數的時間與金錢,受媒體不斷提醒脂肪是個問題,必須擺脫身上的脂肪。然而,這麼多的努力依然無法阻止肥胖率逐年上升。這透露了一項事實:減肥其實遠比報章雜誌所說的複雜許多。

某些人勇敢地站出來,訴說曾為了擁有「正常」外貌所經歷的慘烈戰役。女演員麗莎.里納(Lisa Rinna)接受《時代》雜誌(Time)專訪時表示,自己不在頒獎典禮前進食,這樣才能穿得上合身禮服,此外還會服用抑制食慾的藥品,每天只攝取足以「過活」的熱量。辛蒂.克勞馥(Cindy Crawford)也曾說過自己比其他模特兒容易發胖,有時在鏡頭上看起來比旁邊骨感的模特兒還要豐腴。因此,她實行低碳飲食計畫,並聘請健身教練做一對一瘦身指導。

而我,總是得比別人付出更多努力才能保持苗條。就讀研究所與剛踏入職場那段期間,我努力減重,最後成功將三十幾吋的下圍塞進緊身褲裡。但生完小孩後,我的體重又逐漸增加了。懷第一胎時,我和一般孕婦一樣胖了十公斤,懷第二胎時又再胖了五公斤。我注意到幾個事業心重的朋友懷孕時也和我一樣胖了這麼多。全職工作、半夜餵奶與隨之而來的各種責任,似乎取代了體重、成為我的生活重心,我整天只想著如何處理林林總總的瑣事和安然度日。

等到孩子長大、新生活步上軌道後,我又重新投入對抗脂肪的戰鬥中,還請了一位私人健身教練。大衛給了我一個新觀念,要減重,必須攝取足夠的熱量並搭配運動。如果吃得不夠多,身體就會進入飢餓模式,囤積吃進的卡路里,讓體重更難下降(概念同於美國實境秀《減肥達人》)。大衛要我記錄每天吃了哪些東西,確保自己攝取均衡的醣類、蔬菜與蛋白質,並且保持一天運動兩小時的習慣。過了第一個星期,他看了我的飲食紀錄,非常驚訝我每天只攝取約一千二百卡的熱量。他向我保證,以我的身高和肌肉組成,我每天必須多吃幾百卡熱量才能順利減重。

我聽從教練的指示開始大吃。三週之後,我的體重沒有動靜,大衛也只能承認這套理論不適合我。於是,我又回到每天只吃一千二百卡的生活。我時常跟別人說,我的身體比一般人還要容易吸收脂肪,但有些人就是不相信。在大衛的指導下,我的體重確實有下降,但我後來實在無法每天都運動兩小時,只好退而求其次,每週抽出數小時運動,並忍受那些減不掉的脂肪。在此同時,我的丈夫與孩子們照常大吃大喝,身材卻還是不變。

我開始越來越容易因為肥胖而苦惱,尤其當我看到同樣為人母也有工作的女性即使偶爾才運動一次、看起來卻還是比我瘦的時候,更是妒火中燒。因此,我開始關注任何與脂肪相關的事物,發現自己的肌肉看起來就是比別人鬆軟。與同事一起出差,一樣都是很晚才吃飯,我長出的肥肉就是比他們多。我就算一個星期都只吃晚餐,還是能胖兩公斤。脂肪彷彿具有自我意識一般,在不同人體中,組成也不一樣,這令我十分好奇。

壓倒我的最後一根稻草出現在某堂運動課結束之後。

我與朋友蘿拉一起上有氧課。她剛滿四十歲,有三個小孩也有工作,還有著媲美模特兒的纖細身材。我很想知道她是怎麼辦到的。她和我一樣,在課堂上跳得滿身大汗,但下了課仍然只吃沙拉當一餐。我們坐著邊吃邊聊天,我吃了一半,並一如往常地留了一半當晚餐。把午餐分成兩份是我控制體重的新招。但是蘿拉仍然繼續把大份的雞肉沙拉吃得精光,還吃了一些堅果,並喝了一杯加糖的咖啡。

我問她晚餐通常都吃什麼,她說孩子吃什麼她就跟著吃,像是炸玉米餅、雞腿或牛排等,來者不拒。等等,「來者不拒」?我們年齡相仿,上同一堂有氧課,也都有工作與小孩要顧,她吃的食物是我的兩倍,身材卻小我一號?

這一刻我恍然大悟,博士班時期的墨西哥捲餅事件與中學時期的甘草糖事件再度重演。這次我再也無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我受夠了看著身邊的人吃得比我多、隨心所欲地點餐、偶爾運動一下,身上的脂肪卻比我少。除了增加熱量、「健康飲食」與運動之外,一定還有其他我不知道的事。我敢說,在人們對於脂肪本質的典型認知之外,一定還有其他祕密。

我是個受過專業訓練的科學家,假如觀察是研究脂肪的第一步,我看過的例子已多得無法勝數了。從今天起,我對自己承諾,要將未來的每分每秒都貢獻於脂肪研究。接下來,我將一一描述挖掘到的脂肪真相。

mooInk繁體中文電子閱讀器

※ 本文摘自《脂肪的祕密生命》立即前往前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