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戴偉傑 該怎麼形容眼前的長者?他一派從容,像自家長輩,目光炯炯地盯著我,坐下來便開口說:「先不要進入正題,閒聊一下。」彷彿他看穿了我的緊張。 相隔四十年,藤原新也第二度造訪台灣,他覺得時間彷若在基隆凍結,倒是當年聽著落雨聲令人感到安適的淡水,如今已是觀光聖地。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侯俊偉;作品提供/霧室 ➨➨上集回顧:【黃子欽的設計嘴,泡】設計封面像剪輯影片,要找出觸動人心的那一格──與設計工作室霧室對談(一) 在草圖上表達完整的想法,讓出版社安心,自己也能恣意發展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侯俊偉;作品提供/霧室 對霧室的第一個印象,是《殺戮的艱難》的封面,長滿刺的倒立樹幹,每次再版時就加一朵小紅花,象徵枯木開花,讓這本書精神獨立起來,有了自己的時間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