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人本來想當創作歌手,但先當了老師,試過發專輯,不過不怎麼順利;後來他讀了驚悚小說覺得自己也很想寫寫看,所以就開始寫了──而且這回他堅持下去,就算賣得不怎麼樣,依然繼續嘗試。 有個人從小到大都是人生勝利組,學業戀愛工作結婚都順利,沒有婆媳問題,但仍覺得自己很難做好傳統當中要求女人的種種角色──然後她驚覺:如果自己這樣還覺得困難,那其他資源更少的女性該如何辦到?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