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學語言開始觀察文化,從到異鄉開始反思家鄉──專訪《剛剛好,最完美!》作者謝夙霓

文/何宛芳 「我是第六年才開始學瑞典語⋯⋯之前是文盲!」謝夙霓說這話的時候,滿臉正經,完全沒流露出一絲玩笑的神情,這不但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境遇,反差更來自於她最近才剛與夥伴Fiona一起出了一本介紹瑞典生活與文化的書──《剛剛好,最完美!》。 不會瑞典語的人如何寫出這樣的一本書? 這段過往,有點沈重…

曾被遺棄的毛孩子與承載夢想的古董店:民宿 Antik 裡的 Kamiyu

文/葉潔如 踏入已結束一天生活的中央第一商場,將嘉義市中心人潮喧擾的文化路夜市留在腳步後,這裡有著褪去過往成衣年代風華的寂靜,還有一些歷史悠久的布料行與鈕扣店。Antik 靜立在市場內小圓環的一角,看似不起眼的外表卻讓人不自覺想要一探究竟。 「Antik」在德文原意裡指的是古物、古老,而一打開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