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英文 我把車門關上,廂型車緩緩駛離競選總部,這一年多來的喧嘩和所有情緒,彷彿都留在競選總部的台前。車裡沒有人講話,回家的路上,打在車窗上的雨滴,像不久前支持者的眼淚,無聲滑落。如果有什麼事情最令我自責,就是那片淚海。 二○一二年總統大選結束了。 完整文章
文/柯文哲 若沒有「開放」這個概念、沒有這麼多SOP; 若沒有「權力下放」,無法說服大家一起去修改SOP; 若沒有讓所有人來共同參與和建設,就沒辦法貢獻選舉。 我認為,人和制度之間,應該是人讓制度去運作;沒人去遵守,制度就垮掉了。競選團隊的成員這麼多、分別來自四面八方,每個人聽到的重點與感觸一定都不一樣,該怎麼管理?如何確保訊息傳遞的一致性?更何況還要 Production By 完整文章
有了網路,如果其他條件不變,那就什麼都無法改變,特別是長期的、廣義的政治效果。但是,因為我們都在用,整日電腦不離身,網路不離口,手機不離手,我們自己造就了自我實現的預言:通過每日的生活實踐,太多的人都聽到了這樣的說法,那樣的高聲朗誦與同義反覆,再三認定網路衝擊了這個,衝擊了那個,包括衝擊了狹義的、選舉的政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