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尤齡緯 「愛為何總是令人擔憂與恐懼呢?」 「然而,捍衛過的信仰、追尋過的自由,都是生命走過的最佳印記。」 「你若愛你自己,就會自由。」 寫下滿紙奇幻情愛,身兼建築師與小說家雙重身分的阮慶岳,五月中旬於青鳥書店的對談講座上如是說。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也許你知道《歡迎光臨布達佩斯大飯店》的故事靈感,來自茨威格的著作。 也許你曾為《一位陌生女子的來信》和《同情的罪》心醉並心碎過。 也許你彷佛聽聞過茨威格悲慘的生命終點。 若是,你將從《昨日世界:一個歐洲人的回憶》裡得到更多閱讀(聽)理解的線索。 完整文章
文/史行果 一九四二年二月。里約的狂歡節一如既往地熱烈。人群中,一位久經滄桑的異國男子,正嘗試著忘記過去,接受眼前這久違的無憂無慮,像一個正常年代的普通人那樣,跟隨陌生的笑臉而歡笑。這對他並不容易。 就在短短幾個月前,一部回憶錄剛寫完,那是他作為一個歐洲人的回憶,揮之不去的過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