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已經黑了,有點冷。下課後,我們盡快離開學校。在寒冷的冬天,要穿過半座城令人卻步,不過大家都很有決心。為了拿到住址,大夥可是費了一番工夫。 無人的街道上瀰漫著一層潮溼的霧。我們一個接一個,踏過路燈照在柏油路上的一個個光影,彷彿棋盤上的棋子,走過一格又一格。或許到了最後一格,勝利終將屬於我們。 完整文章
文/吉爾·勒賈帝尼耶 安德魯朝入口的台階走去,極力讓自己的步伐保持穩定。也許已經有人在觀察他,他知道第一印象的重要性。他踏上呈半圓形的大階梯,頂上有扇形毛玻璃雨棚遮蔽。在通報並表明來意之前,安德魯花了點時間整理儀容。 他拉扯門鈴的鏈子,一方面還擔心拉得不夠用力。結果他拉得太過,門鈴響得有點大聲過頭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