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俊傑 小時候,睡覺的房間是通鋪,家裡小孩在那一片木板床上,各自有各自習慣的位置。那房間一開門會聞到老舊木材的氣味,迎面是一個小空間走道,左邊牆上開了一扇大窗,走沒幾步就是一道鎖死的門,門前堆放了一些印象中很少移動過的雜物,其餘就是大約比一般成人的膝蓋再高一點的高度用木板堆排而成的大通鋪。這通鋪只有在靠近走道一邊有一矮木拉門,其餘三邊都貼著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