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也青春】特質、性格、疾病,與命運——吳妮民談曹雪芹的《紅樓夢》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多年前讀過一本日文書籍,名曰《文豪都有憂鬱症》,是一位心理醫生解析了日本多位文豪作品中的主題與內涵,跟他們自身的身心疾病之間的關係。 那是我第一次大規模地讀到以醫學角度看文學作品的經驗,從此,我也十分謹慎地學著辨識其中的關連。 這開啟了某個奇特視點去理解…

【讀者舉手】以愛為名的詛咒——《人魚之書》

文/葛芸 人的際遇,究竟真是已寫好的命運,無論如何掙扎,結果卻是徒勞,一切皆是天注定,還是「性格決定命運」,種什麼因得什麼果,應該承受選擇而得到的代價?在人生徬徨的時刻,我們會想要找個出口,希望能夠找到一個合理的說法得以心安。我們不只想知悉自己的命運,也想操控、干預他人的命運,動機可能是愛,也有可能…

論及婚嫁的男友臨陣脫逃,命理師卻要我感謝他的不娶之恩

大約一年多前,原本已著手籌備婚禮的Sabrina,突然收到男友的訊息,希望將婚事緩一緩。
男方沒有說明具體原因,只說要等雙方都想清楚後再結婚,另外又提出「還沒準備好」、「怕不能帶給妳幸福」等含糊的理由。
Sabrina在震驚之餘,急忙拿著她和男友的八字來找我問占,想要求個明白。
從Sabrina求得的卦象以及她男友的八字看來,這位男士不僅不適合結婚,也沒有真心走入婚姻的打算。
他的命中食傷太重,天生多情多欲,很容易對各種女人動情,習慣性劈腿。此外,他的命裡沒有妻星,這代表即使結婚,妻子對他而言,重要性也非常低,就跟家裡牆上的壁畫一樣,可有可無。

【讀者舉手】如果妳的努力就是希望別人給予幸福──《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文/寓言家 川尻松子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為什麼令人討厭?故事是這樣開始的。 「足立區日出町公寓內發現女屍⋯⋯死者是獨自居住在該戶的五十三歲女子。」 松子的姪子川尻笙在收拾松子遺物的時候,因為好奇而嘗試追查松子這一生的過程中,發現身邊的人都對松子帶著厭惡的情緒,但卻沒有人真正知道松子是怎麼樣的人、在做怎…

【經典也青春】我存在,我探問 ——朱嘉漢談費爾南多.佩索亞的《不安之書》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年輕時曾隨身攜帶陪伴我三、四年的時報版《惶然錄》,於2019年由野人出版以完整版面世。厚重的份量乘載了詩人及散文作者佩索亞七十多個「異名者」的情感和所思所想,情感來自於對自身處境及命運的探索、自然變化與外界的觀察體悟,思想則是關於生命經驗與課題,如孤獨、…

小說的迷人之處在於,永遠保持對未知世界的熱情與好奇心——專訪《我們幹過的蠢事》作者賀景濱

文/愛麗絲 「從有小說開始,探究的大抵離不開命運與自由意志的對抗,」賀景濱出版作品不多,卻總在書寫故事之外,探討更巨大、抽象的命題。出版上一本著作《去年在阿魯吧》已是近十年前的事,賀景濱的小說新作《我們幹過的蠢事》裡,探究的是撰寫前作時迴盪心中的提問。 《去年在阿魯吧》賀景濱寫的是虛擬實境,《我們幹…

經驗勝過一切,但多數情況下,經驗教導我們,教得不是很好

文/瑪莉亞.柯妮可娃;譯/魯宓 在生活的各種決定中尋求運氣與控制的平衡,是我努力多年想要掌握的。小時候,我可能擁有了最棒的運氣:我父母離開了蘇聯,為我打開了充滿機會的世界。青少年時,我在學業上使出渾身解數,成為我家在美國上大學的第一代。成年後,我想要弄清楚我的處境究竟有多少是自己造成或命運使然?就像…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總編輯出來面對!

逗點文創結社總編輯陳夏民是個各種奇妙的綜合體。 他以年輕編輯兼創業者身分出現在公眾面前的形象大多正面、充滿能量,有點清新文青感覺,但認識他的朋友都知道他私下相對安靜,喜歡很多古怪俚俗的東西;他在臉書或直播裡推薦閱讀相當熱情奔放,但他當編輯時十分冷靜仔細,他看起來蠻隨和可愛,但某些事情堅持起來其實硬得…

【一週E書】命運或時代都不是什麼善良的東西

文/犁客 政客們吵國家的國際處境時,常會講棋手棋子什麼的,事實上大國把世界局勢看成棋局把自己當棋手把小國當棋子,小國又何嘗不是如此?或者說,這樣講的人總覺得棋手好像可以把棋子任意擺來擺去,但事實上,絕大多數棋子都沒法子那樣「任意」──棋子有自己的功能和限制,棋局有自己的規則和路數,這些東西取決於棋手…

【一週E書】史上第一本「圖像小說」的迎頭痛擊,一如命運

文/犁客 對於一個出生在二十世紀的人來說,二十一世紀最奇妙的事情之一可能是漫畫改編電影的大量出現,美國自然是大宗,日本也不少;其實如果九零年代在戲院看過電腦特效可以做出多神奇的畫面(記得《侏羅紀公園》嗎),大概不難想像漫畫裡的誇張華麗能夠在真人電影中精采重現,但真正神奇的,其實不是特效(雖然很多人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