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悲劇加上距離等於喜劇,但這不是唯一的等式;愛情加上距離可能也等於喜劇,因為當你與情人彼此凝視,你不會希望有人因不夠專心、不夠投入或指出那雙眼皮貼和瞳孔放大片的破綻而笑場的。但這究竟跟張景森有什麼關係呢?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什麼台北漂流,這簡直是伊格言自傳! 英國研究顯示,台灣大一新生入學時為單身者,迄大二開學止,一年之間,將有52%成功結交過異性或同性伴侶。而若以上述之異性戀情侶為統計母體,則男性台北人(戶籍設於北市或新北市,即大台北地區)搭配女性非台北人(戶籍非設於大台北地區)之機率為45%,遠高於男性非台北人搭配女性台北人之機率(15%)。換言之,「北男南女配」之機率為相反配對之三倍。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莒哈絲如何藉由一樁畸戀觸摸到生命的絕望?伊格言犀利的筆鋒給出了答案:這正是莒哈絲何以將他的中國情人描寫為一羸瘦男子貌──他身材乾癟無肉,唯有生殖器強韌堅硬如枯枝,他當然不會是、不能是改編電影中梁家輝瀟灑偉岸的模樣,他不是明星;那只是一個被縮小了的人,命運中被捏扁、操弄、隨意掐弄的人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