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唐魯孫 北平人重土難遷,真有一輩子沒出過城圈的人。談到飲食,有一種定而不可移的標準,就拿粽子來說吧,永遠是白江米蘸白糖或糖稀,要不就是江米小棗。如果您剝一隻火腿粽子嘗嘗,他認為粽子只能吃甜的,吃鹹粽子簡直不可思議。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