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日本作家京極夏彥說過,研究日本妖怪,就是在研究日本人的心性。」何敬堯說,「我很認同這個說法。」 已經出版《幻之港:塗角窟異夢錄》、《怪物們的迷宮》兩本短篇小說集的何敬堯,對臺灣的妖怪傳說及恐怖故事十分有興趣,在這兩本作品當中,可以明顯看出他對這類題材的喜好與野心;換個角度講:何敬堯會開始寫小說,原來就打算要寫這些類型的故事。 完整文章
我管過倉庫,一家非常小的出版社,一樓是編輯部加業務部,前院加蓋做打包出貨區,倉庫在地下室,大約五十坪。 五十坪能放多少書呢?一坪大約放六種,但這個空間不能全部塞滿,必須留出走道,這走道還不能只想到人能走,還得想到手推車也能通,否則純用人力搬書會累死。實際走一遍動線就知道,五十坪只能有一半用來放書,另一半必須畫成分區走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