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商業周刊提供 五月二十日晚上七點,台灣首位女總統蔡英文,緩緩走進挑高九.九米的宴會廳,在全世界的注視下,沿著紅地毯登台致詞。當她以國家主人之姿入座,主桌上的粉色系蝴蝶蘭花海,在三層環狀的水晶吊燈的投射下,令在場賓客都驚豔不已。 迎接中外賓客的是,色彩繽紛、滋味清爽的「福爾摩沙之春」,這道主廚團隊花費五天製作的前菜,擺盤一如總統蔡英文俐落又不失女性特質的形象,為當晚的盛宴揭開序幕。 完整文章
文/陳栢青 剪髮前一刻總覺得自己特別順眼。 出門前反覆凝視著鏡子,他也知道自己要消失了嗎?那時,髮似乎也不蓬了,粗糙的毛邊吸飽水氣捲得好像有點可愛,瀏海特別順,怎麼自拍怎麼好看,好看到近乎媚了,一雙眼水水的,似若有求,又有點依依不捨,但鏡中那個他可不就是我嗎?是他捨不得我,或我捨不得所有的昨天。連剩下一個自己,都不免要經歷別離。黃曆上該多一欄註記提醒,今日宜出門,剪髮。若得其貌,哀矜勿喜。完整文章
文/朱玉鳳 我被任命為位於加勒比海的聖文森國大使時,知道那是個很炎熱的地區,因此備了很多夏季的服裝。果不其然,真是個熱到不行的國家;一年當中最舒服的季節是冬天,因為白天溫度可以降到攝氏二十六度,晚上更佳,可降到二十三度。可惜好景不常,舒服的溫度維持不到三個月,然後又是悶熱的熱帶天氣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