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玉鳳

我被任命為位於加勒比海的聖文森國大使時,知道那是個很炎熱的地區,因此備了很多夏季的服裝。果不其然,真是個熱到不行的國家;一年當中最舒服的季節是冬天,因為白天溫度可以降到攝氏二十六度,晚上更佳,可降到二十三度。可惜好景不常,舒服的溫度維持不到三個月,然後又是悶熱的熱帶天氣了。

記憶中,我在聖文森的日子,都是穿著透氣的短袖服裝;但是聖文森的官員,尤其是男士們可就辛苦了;因為聖文森曾是英國屬地,因此跟著母國的制度,必須穿西裝打領帶才合乎禮。即使是日正當中的大熱天,且是室外的活動,例如開幕、破土、農產示範等活動,官員們無不穿著西裝亮相。只見他們揮汗如雨,西裝透溼了一大半,有時活動的時間過久,西裝溼了又乾,乾了又溼,真是其情可憫。在正式場合,Dress code(服裝規定)是西裝,雖然熱氣籠罩,但如果不如此穿,可就失禮了。

反觀我們在亞熱帶的台灣,似乎沒那麼在意這種穿衣禮節。我自聖文森回國後擔任禮賓司司長,時常陪外賓拜訪國內各單位。有一年行政院規定公務人員不必穿西裝上班,這在國內是容易執行的,畢竟台灣夏天悶熱難耐,有此規定,大家樂意遵守。但是對於我們禮賓人員可就不好辦了;為了禮儀,我們到機場接機,男士們還是必須西裝上身直到當日行程完畢。

我還記得我陪同外賓拜會行政院時,外賓是西裝革履,主人反而短袖襯杉迎客;而且為了節省能源,冷氣開的小,我們吃足苦頭。後來經過我們反應,結果是冷氣開的大些,但主人依然故我。因此我每次事前都要向外賓解釋,這是政府的節能措施,無關乎「禮」。真是東西文化兩樣情。

「西服」顧名思義就是源自西方的服裝;正式服裝是大禮服,又稱燕尾服(White Tie)、早禮服(Morning Coat);一般稱的小晚禮服(Black Tie, Tuxedo)則是半正式服裝(Semi-formal)。

西裝(Business Suit)嚴格說來是非正式服裝(Informal),因為在以前的正式典禮都必須穿上禮服,在日常聚會或辦公時穿的是普通衣著。時至今日,大禮服反而是樂團指揮、演唱家甚或是魔術師表演時的穿著。早禮服更似乎只在王室或歐洲貴族之間尚存的衣著;直到日本安倍首相率閣員宣誓時,全體閣員一律著早禮服出現,我才恍然原來日本西化以來,政府官員仍然一直維持穿著早禮服宣誓就職的傳統。

西裝雖名為非正式服裝,卻必須同一塊布料剪裁,且同時穿著上裝與長褲,不能任意搭穿。早年禮賓司發出的請帖上,如果服裝欄寫的是「便服」,老前輩會告訴我們這便服指的是西裝,而不是一般認知的休閒裝;此乃沿襲英式「非正式服裝」的說法。但還是有很多人把「便服」與「休閒服」混淆了,因此請帖只好不用便服,逕註以「西裝」,簡單明瞭。

歐美人士在正式場合,會清楚註記 Formal Attire(正式服裝),這時就一定要穿著 Dress code 赴會,否則極為失禮;因為不必等別人糾正,自己就受不了別人訝異的眼光,恨不得學鴕鳥挖地,把頭埋下去。

我在講授禮儀課程時,常會以一張經典照片舉例,那是二○○七年英國伊麗莎白女王訪美,與小布希總統在白宮國宴時的合照。全世界的人都說小布希總統是來自德州的牛仔,眼神中總有那麼一絲調皮搗蛋愛促狹的慧黠;但是女王來訪,在國宴的正式場合,他也必須規矩的穿上燕尾服,和第一夫人羅拉的長禮服甚是匹配;伊麗莎白女王更是戴上鑽石王冠盛裝與會。

其實我們祖先在上古時代就非常講究穿的禮儀。孔子曾稱讚大禹在平時穿著樸素,但禮祭時必著高尚禮服,且戴堂皇的禮帽,以表誠敬;這段話就記錄在《論語.泰伯篇第二十一章》:「禹,惡衣服,而致美乎黻冕。」

現代人最正式的場合大概是婚禮了,不論英國查爾斯王子與黛安娜王妃的世紀婚禮,或威廉王子與凱蒂王妃的大婚禮,一般庶民大眾也極重視婚禮場合。有些新郎會租小晚禮服,搭配美嬌娘的白紗禮服;但更多的時候,新郎會穿正式西裝出場,賓客們也都穿戴最好的衣服赴盛會。我女兒和女婿就特別從美國回台灣拍婚紗照片,照片上他穿小晚禮服,和日常穿休閒服的樣子截然不同,宛若風度翩翩少年郎,令我也刮目相看,果真人是需要衣裝打扮。

Photo from Wikimedia Commons

※ 本文摘錄自《禮貌,你做對了嗎?禮賓司長教你最正規的國際禮儀八堂課》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