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徐珮芬 夜晚知道所有的事 例如我愛你 這是我最美的秘密 彷彿偷了大人的錢幣 手裏拿著棒棒糖 哭泣的小孩 我想著你的眼睛 是否在黑暗中 仍安靜地閃爍 像流星 誰都知道來不及許願 卻仍然期待它的降臨 夜晚知道所有的事 知道我醒來時 總是非常難過 所以不願意讓我入睡 夜晚知道 懂得愛的人 注定離愛的人很遠 夜晚怕我失望 所以不讓流星出現 它知道 所有的事 例如我其實愛你 這麼美麗的祕密 完整文章
文/徐珮芬 我討厭你以為自己能拯救世界 更討厭我其實也偷偷地 這樣認為 我討厭你總慷慨與人分享 你的快樂,對我而言卻像魚刺 一邊哽在喉嚨 還得含著淚微笑說 謝謝,你最好了 我討厭你是荒煙蔓草中 唯一能活下來的那朵玫瑰 更討厭你根本清楚知道 自己在我的眼裏綻放 卻佯裝疲倦孤寂 我討厭你 總在大熊準備襲擊時 扮死,一邊用眼角對我釋放笑意 我更討厭自己 覺得這樣的你可愛 可以去愛你的錯覺 完整文章
文/徐珮芬 〈從一而終〉 總有一首歌 只能送給一個人 總有些檔案 得花好久好久 才能按下刪除 總有趟旅行 往後的歲月裡 再也不願提起 擁擠的人潮中 總有一個身影 無論過了多久 仍不停地找尋 一輩子 總有一段時間 只能被另一人 安靜地經過 也就只有一句話 就只想跟他說 ※ 本文摘自《在黑洞中我看見自己的眼睛》,立即前往試讀►►►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