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徐珮芬

〈從一而終〉

總有一首歌
只能送給一個人

總有些檔案
得花好久好久
才能按下刪除

總有趟旅行
往後的歲月裡
再也不願提起

擁擠的人潮中
總有一個身影
無論過了多久
仍不停地找尋

一輩子
總有一段時間
只能被另一人
安靜地經過
也就只有一句話
就只想跟他說

※ 本文摘自《在黑洞中我看見自己的眼睛》,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