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研究室裡的廢紙上,發現一篇未完的故事……

文/廖宏霖;人物攝影/增田捺治 研究室裡的廢紙上,一篇沒有讀完的故事 我記得第一次對羅士庭的名字有印象,約莫是在2015年左右,在研究生研究室裡的印表機上。那時候的我正在東華大學華文系創作組,修了一堂黎紫書在談極短篇小說的課,上課的教室就在研究室的隔壁,上課前我常常會去研究室裡印講義或報告,抱佛腳一…

如果沒有使用外國語,我可能沒有辦法寫小說。

文/朱耘廷;人物攝影/增田捺冶 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用之用也―― 莊子     共同體必然發生在布朗肖所謂的無用(désœuvrement)之中。無用指的是,在作品的這或那兒,那種離開作品的東西,那種不再同生產或完成打交道,而是遭受到中斷、破碎和懸擱的東西。――尚–呂克.儂西 讀者是被如此告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