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姜雯 莘蒂是二○一四年九月來台灣的,在家鄉除了父母,還有一個九歲的弟弟。高中畢業後沒錢上大學,於是到了婚配年齡,還沒嘗過戀愛的滋味,便受父母之命結了婚。婚後丈夫也一直在國外工作,兩人之間並沒什麼感情,丈夫也不拿錢回家,為了負擔家計,莘蒂在兒子剛滿四個月時就隻身來台工作。對於二十歲的女孩來說,能出國又能賺錢,世界彷彿真的美好得不像話。 完整文章
2018/09/27─2018/09/30 【熱青年─我的熱情,我的價值】系列講座 那些與我們身處同個地方,有著不同膚色、穿著不同服裝、說著不同語言的人們,你都怎麼稱呼呢?是外勞?移工?在One-Forty裡,他們是家人、是朋友,是與我們一樣努力打拼、有著夢想的存在。 完整文章
文/無名 Doc giai khong ten 翻譯/月吉 Nguyet Cat 老闆娘叫她老公窺看我有沒有偷用熱水洗澡, 老闆則說:「只有阿嬤才可以洗澡,妳是傭人怎麼可以洗澡呢?」 在臺灣漂流是一段漫長的光陰,為了改善生活,我們離開家鄉。即使離別很痛苦,依然選擇忍耐。 完整文章
文/張正 據說,當年葡萄牙水手驚豔於台灣之美,以「Formosa(美麗之島)」讚嘆之。二次戰後初至台灣的「外省人」,詩意地以「綠島」形容台灣的花木扶疏處處蒼翠,無奈而後關押政治犯的綠島太出名,就沒有人以「綠島」稱呼台灣了。談起台灣的好,我們常常驕傲地自稱「寶島」,不過有時島上發生了狗屁倒灶的事,我們也毫不客氣地謔稱這裡是「鬼島」。完整文章
文/Carla F. Padilla 有天早上在農田吃早餐時,我問爺爺:「臺灣在那兒?」 叔叔在那邊上班,我也想去臺灣,因為他寄回來的玩具與巧克力都從臺灣那兒來。 當時我才八歲,年幼無知。爺爺指著我視線可及的農田遠方說:「臺灣就在那裡。」他說不管多遠都會陪我走到那邊,去那兒拿玩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