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普通上班族,也是患有「夜食症候群」的低調作家

文/朴相映;譯/Tina 我靠在大概有五萬人坐過的沙發上嘆氣,一邊啜飲著咖啡,彷彿它可以延長我那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用盡的壽命。我呼出一口氣,此時不知不覺手錶指針已指向八點五十五分。我趕緊拿著剩大概一半的咖啡,搭上往辦公室的電梯。 大部分的組員已經在工作了,我盡最大的努力,不發出聲音地將包包放下,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