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那麼一段時期,我超想去《中國時報‧開卷版》工作。因為喜歡書,喜歡出版新聞。當時《開卷》最常出現的記者名字,一個是徐淑卿,一個是董成瑜。我每周讀《開卷》,仰望她們的名字。後來兩人離開了。徐淑卿去大塊出版社。那時候部落格正興盛,徐淑卿每天寫部落格,我每天看。部落格裡動輒提到一個死黨,咩仔。老是咩仔長,咩仔短,好一陣子才知道,咩仔就是董成瑜。 完整文章
無論什麼時代,都有不眠的夜晚。當月亮出現在空茫的蒼穹,底下的人類依然蜷伏在暗影之中。 不拘哪個地方,人們總愛仰望神或權威的存在。彷彿少了人或神的殿堂,世界便是蠻荒。 不是所有的成人都接受文明的束縛。總有那麼少數幾個人察悉,人們擁抱的,只是權勢者形塑的秩序;宮殿的磐石底下,不過是園子裡的一般泥土。管它是堡壘或牢獄,一點也禁錮不住勒納普族獵人和雄偉的非洲巨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