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低收入家庭中,性侵成為一種把貧窮傳給下一代的機制

文/大衛.K.謝普勒 那名十歲的小女孩坐在晃盪的鞦韆上,跟坐在她旁邊的鞦韆的社工聊天。「到底有幾次啊,」小女孩問道:「妳被強暴過幾次?」 問題來得漫不經心,彷彿只是隨意展開的對話,社工芭芭拉試圖保持鎮靜。 「我說我沒被強暴過,她很驚訝。」芭芭拉回憶道。 「我以為每個人都被強暴過。」她記得女孩是這麼說…

只要努力不懈,就能成功、就能遠離貧窮?

文/大衛.K.謝普勒 疲於希望,毫無夢想。 ──卡爾.桑德堡 Carl Sandburg 洗車工沒有自己的車子;負責整理已兌現支票的銀行職員,戶頭裡只有不到三美元;編輯醫學教科書的女性,已經十年沒有看過牙醫了。 這是被遺忘的美國,在勞動世界的底層,數以百萬計的人活在繁榮的陰影之下。在貧窮與安樂的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