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大衛.K.謝普勒 那名十歲的小女孩坐在晃盪的鞦韆上,跟坐在她旁邊的鞦韆的社工聊天。「到底有幾次啊,」小女孩問道:「妳被強暴過幾次?」 問題來得漫不經心,彷彿只是隨意展開的對話,社工芭芭拉試圖保持鎮靜。 「我說我沒被強暴過,她很驚訝。」芭芭拉回憶道。 「我以為每個人都被強暴過。」她記得女孩是這麼說的。 「她的朋友在學校都會討論,」芭芭拉觀察道:「那是家常便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