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船橋彰 千里迢迢飛行到一個陌生國度,才讓周圍的人群與我不同膚色。 在曼谷、東京、首爾或上海,若不開口還能悄悄隱形,「外國人」這個旅行身分尚未徹底發揮。到了印度,黃皮膚勢必將吸收當地人目光,以平衡我與他們之間的色差。雖說全球至印度旅行的外國人不少,但仍舊不足以填補印度人好奇心的空洞。 完整文章
文/楊佳嫻 金烏,太陽的精魂。神話裡描述是三足烏鴉,共十隻,由母親羲和御車載之,輪流值日。後來只剩下一隻了,其他全被后羿射落。 小時候讀兒童神話讀物,先是嚮往於金烏們日落後一起洗澡的可愛畫面,後是震懾於牠們接連被射落的殺戮異景,竟忘了設想:母親羲和的心情如何?金烏們被射中,摔落在哪個山谷或海洋?太陽也有血肉,也會痛嗎? 完整文章
文/犢玫瑰 你道是暑氣暄,不是那下雪天;豈不聞飛霜六月因鄒衍?若果有一腔怨氣噴如火,定要感的六出冰花滾似綿,免著我屍骸現;要什麼素車白馬,斷送出古陌荒阡! 古代人相信天有異象,必是有妖孽作怪、千古奇冤!雖然看似迷信又毫無邏輯,但不可否認地,最近幾年,世界各地的氣候逐漸走向極端,前一刻還因缺水而限水的台灣,下一秒就滂沱大雨達淹水警戒,這類看似異常的天候狀況,其實背後幾乎都有其形成原因……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