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丹.萊昂斯;譯/朱崇旻 企業如何有辦法在肆無忌憚地奪走美國勞工的薪水後安然脫身?所有事情的開端,要從半個世紀前的一九七○年,經濟學家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在《紐約時報雜誌》發表的一篇文章,〈企業的社會責任就是增加自身的利潤〉(The Social Responsibility of Business Is to Increase Its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