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隸亞;人物攝影/Wu René 今夜,我們來聊點純情的…… 我曾經在某個午夜時分,一時手誤,點入YouTube的一部亞洲同性電影,名稱寫著:「韓國百合電影《下女的誘惑》」,氣氛被殖民歷史、古典、推理般的氣氛籠罩,但影片中間橋段卻出現各種性愛姿勢,清脆的鈴鐺聲音在空氣中響亮。 「喔!不!那部電影我是用雙手遮著眼睛,從指縫間看完的。」聽到我這一番「深夜分享」,楊双子非常害羞的回應。 完整文章
文/紀大偉 海明威一直是美國的男性氣概的典範。他的文字風格也深具威武男性的氣味:簡潔有力,剔除裝飾的修辭──因為正港的男子漢就是這樣,寡言而不矯作;在海明威筆下,只有女人和同性戀才會吱吱喳喳。 在他的半自傳小說《旭日又升》(The Sun Also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