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文字像美好午後,分分秒秒裡都有種齒牙相錯的細緻

文/黃麗群 讀盧慧心的小說會讓我想:「啊,我也好想寫出這樣的小說。」覺得非常的羨慕。再讀下去,頓一頓,又想:「啊,其實也只有她能寫出這樣的小說。」可見文如其人這件事也是有的。 我常常想像短篇小說是什麼呢,短篇小說似乎是一種跟水面保持關係與張力的技術。當然這是個人獨斷的審美觀,但我的確不太喜歡耽溺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