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吃好的菜,歷三十餘年,嘴就會壞

文/黃麗群 我媽經常說:「你這張嘴真壞。」在此,並非一般認知中口角銳利的意思──雖然說這方面我的嘴也的確是壞得不得了。不過她講的是一種神經質。例如夏日她料理絲瓜,清炒,略下蝦米,某天又吃,入口五秒,決定弱弱而有技巧地問一句:「這個蝦米,它包裝袋是不是沒關緊?」我媽頓一頓,問:「怎麼說。」「蝦米有點冰…

遲到十五分鐘,是一種禮貌

文╱南西大爺 刻意遲到十五分鐘,是展現出對宴客主人的貼心,讓他們有充足的時間準備迎賓,正如主人敞開心胸與你相交,一樣需要時間慢慢推移。 帶著家人、朋友玩賞巴黎,對我而言一直是甘之如飴的差事。而最常上演的戲碼,就是這些人待巴黎的時間有限,總是很急、很快:急著吃飯、忙著遊覽,還得抓緊時間購物;而巴黎的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