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夏民用功讀世界】如今我不再是隻身一人,但……──閱讀宇多田光與《小泉八雲怪談》

無意間發現宇多田光推出〈盛夏的陣雨〉(真夏の通り雨)的mv,詩意的、幾乎隨意截圖就變成明信片的畫面,隨著光影流動,那些彷彿無交集的片段,透過歌聲的填補,緊密連結著在一起──是人與人之間的羈絆。 我反覆看著,覺得深深被撫慰,覺得在這支mv裡頭,看見了過往生命中乘客的蹤影。影片裡當然不是當初那一個人,那…

日本妖怪文學始祖:《小泉八雲怪談》

文/小泉八雲 食人鬼[1] 禪宗僧侶夢窗國師[2]有次雲遊至美濃國,在不見人影的深山中迷了路,左右徬徨許久,依然找不到出路。他正心想今晚大概找不到可以借宿的地方時,卻在落日最後的餘暉中,看到山頂上有間「庵室」。 這間「庵室」,是獨自隱居於深山之中的僧侶住所。儘管外觀看來已經荒廢多時,但夢窗禪師仍趕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