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非常律師》的自閉症不只是政治正確,更是地獄朝鮮中人情義理的終極保壘

文/曾治淇 身為一位心理專業劇迷,在被女主禹英隅律師圈粉的同時,我也深受矛盾衝突糾結著,矛盾的是難以諒解編劇對自閉症得過度美化,但又為劇情、對白、角色魅力的風采所折服;一如禹英隅自身所深陷的難題囹圄中:為服務最多資本家的律師事務所賣命雖有違良心,但偏偏這也是接下最多公益案件的事務所。不過隨著劇情進展…

【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他很笨他是我兒子,但他沒被我餓死啦!──國文課本的真正匱乏

前陣子於網路上讀到一文,旨在批判當前的國文教學,作者從課綱選文譙到知人論世的教學法,認為缺乏深度不合時宜。我對此篇〈「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陶淵明,賒賬喝酒,還活活將兒子餓死…國文課本沒告訴你的事〉(以下簡稱〈國〉)論點也有幾分認同,只是沒聽說陶淵明兒子餓死的史蹟,作者對陶淵明的幾層詰問,也似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