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照 台灣出版界有一陣子熱衷出大套書。那是「書櫥換酒櫥」口號下的產物。要把酒櫥從客廳撤走,容易;要在酒櫥的位置換擺一座書櫥,不難;難在空空的書櫥裡要擺什麼?腦筋動得快的出版人嗅到了商機,賣一大套書給要放書櫥的人家,一勞永逸,而且書櫥裡的書都是同樣顏色的書皮書背,看起來簡直跟壁紙一般漂亮。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