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賴以威 從希臘回來後,沃夫岡告訴我們一個好消息:聽完那次演講,蘇黎世理工大學希望能跟我們進一步合作。 「他們的團隊半個月後要來拜訪我們,這真是太.棒.了!」 沃夫岡的語氣就像少女時代的粉絲聽到她們要舉行「到粉絲家過夜」的企劃,而他是那位被選上的幸運兒!雖然有點好笑,但我也很開心。 「我們得趕快整理好研究,要動起來!」 沃夫岡說的「動起來」就是「開更多的會」。 完整文章
文/賴以威 星期一,實驗室同事們從世界各地度假回來,像教堂禮拜般準時在十點齊聚於咖啡間。 太陽從窗外射入,替咖啡間鋪上了一層金色的薄毯。許多張比「你可以再靠近一點」的廣告女星還要白皙透亮的臉孔,圍成幾個小圈圈分享著度假心得,只有我周圍宛如北極,寒冷到沒人想靠近。雅各操作著剛修好的法蘭茲在遠處聊天,我們只是同一間辦公室,不代表他得二十四小時聽我說「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