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病人只能靠醫療儀器維持生命,他的身體該由誰做主?

文/穆琳 家屬的期待違背了病人的意願,怎麼辦? 念醫學院時,我們學過許多不同種類的「醫病關係」,卻從來沒學過如何與病人的家屬相處,或是更糟糕的情況:當家屬的意見與病患的意願相左時,我們該怎麼做。 每當遇到不曉得該如何處理的狀況時,我總會問同事的意見,就像這一次。 「如果家屬的意見與病患的意願不一樣時…

這條小小的通道,影響著人類的生死

文/詹姆斯.馬斯卡利克;譯/呂奕欣 A呼吸道 Airway   我們被推入光線、肺部吸飽潮溼的空氣,喊出「好冷!」的那一刻起,這身體就只屬於我們自己,包括美麗的眼睛與緊握的手。身體靠著呼吸道,把我們連結到未來。 若把手指從嘴唇開始往下探,經過柔軟的下巴下方繼續往下,就會在脖子中間摸到堅硬隆起的骨頭。…

從白色醫師袍的釦子扣了幾顆、口袋有什麼東西,就可以看出醫生的資歷……

文/白映俞 不只有醫師服的釦子,連口袋裡東西的多寡都能猜出醫師的資歷,八九不離十…… 除了大體解剖外,在大三、大四還得接受寄生蟲、組織學、胚胎學、生理學等諸多基礎課程的疲勞轟炸。我們都像是被關在由考試及共同筆記圈起的監牢裡,有顯微鏡下的斑斕色彩;有一條條四處亂竄的神經、血管;還有各分子串聯並聯引發的…

跟著不點Tniop發現醫生另一面:其實成為醫生之前,他們都是──路障三角錐?!

文/李雪如 很多人不喜歡上醫院,更害怕看醫生,可是你知道在病人眼中老是高高在上的醫生,在正式成為醫生前是什麼模樣嗎? 有別於一般小說、電視影集著重在描寫醫院裡的政治生態,或主角的醫術有多麼神乎其技,目前就讀台大醫學系六年級的「不點 Tniop」,筆下畫出的醫院點滴,竟是一個個擬人的圓胖三角錐? 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