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蒂妲.史雲頓(Tilda Swinton);譯/劉盈成[2] 有天早上,維吉尼亞.吳爾芙安坐下來,要開寫一部很要緊的小說。她先是雙手抱頭,一陣灰心喪志,接著寫道:「以筆醮墨,然後在乾淨的稿紙上,彷彿機器般自動寫下了這幾個字:歐蘭多傳。一寫下這些,我整個人欣喜痴狂,腦子裡思緒紛呈,飛快寫到了十二點。」 完整文章
文/紀大偉 海明威一直是美國的男性氣概的典範。他的文字風格也深具威武男性的氣味:簡潔有力,剔除裝飾的修辭──因為正港的男子漢就是這樣,寡言而不矯作;在海明威筆下,只有女人和同性戀才會吱吱喳喳。 在他的半自傳小說《旭日又升》(The Sun Also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