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的課未即時發揮效果也沒關係,我想體諒孩子的痛苦

文/崔乘範;譯/龔苡瑄 那是今年夏天的事了,我在午餐時間時去了趟圖書館,我正在找書,卻聽見一年級的學生在對面書架的對話。 那是一群聽聞新書入庫而前來的學生。我申請的女性主義書籍,也占了當月新書區滿滿的一角。 「我們的圖書館怎麼有那麼多這種書啊?」「好像是教二年級那位個子很高的國文老師申請的耶?」「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