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智恆 「要知道你喜歡吃什麼真的很難。」她說。 『嗯?』 「十年前第一次邀你來烤肉時,問你烤肉時愛吃什麼?問了好幾次, 你只會回答:什麼都好之類的屁話。直到逼你一定要講一個答案, 你才說蚵仔。」她說,「所以從此我每次都會買牡蠣來烤。」 這個我沒什麼記憶,但確實每次在這裡烤肉時都有牡蠣。 「有次吃鹹酥雞時,也是問了半天你特別愛吃什麼?你才說出米血。 完整文章
文/森澤明夫;譯/楊毓瑩 「愛花,人都到齊了,出發吧。」我朝駕駛那張妖豔的側臉說。 「……」完全沒有回應。也罷,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我聽說吉原愛花十年前還是個大太妹。她隨意將毛躁的棕髮撩到耳後,關起小巴士的門,熟練地打檔起步,接著很自然地動一動短裙下的美腿,踩下油門。 「噗、噗、轟—」近在咫尺的引擎轟隆作響,水藍色的巴士載著九名乘客,緩緩往前行駛。 完整文章
文/張兆志 怎麼能安心? 結束一段感情,很難,結束一段婚姻,更難。 玩過電玩的人都知道,所有的關卡都解除了, 就是破關。 在兩個人談感情的過程中,不知道要經過多少關卡, 最後才能夠走入感情的最高殿堂,也就是婚姻。 婚姻代表著一生一世,永誌不渝,是愛情的最高榮耀, 也就是說, 不會有比婚姻更需要用心費心去追求的關卡了, 接下來的日子, 將會是兩個人牽起彼此的手,共同創造的未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