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朱家安 電影《駭客任務》之所以引人入勝,其中一部分來自於它的聳動設定:人類自以為生活其中的世界其實不存在,實際的處境是在一柱柱黑色巨塔中,密密麻麻的培養槽裡。統治地球的機器將調整精密的神經訊號灌入大腦,讓我們以為自己生活在正常的世界。 完整文章
我不相信星座運勢,因為我是雙魚座,雙魚座是天生的懷疑論者。 開玩笑的。我不參考星座改變生活決策,因為我不覺得幾光年外的天體位置可以影響人類的性格和運勢,而且非常湊巧只影響跟我同一個月出生的那些人。 你房間有粉紅色的隱形大象嗎? 我知道有人覺得我太武斷,因為沒證據支持不代表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