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吳永煥;譯/梁如幸 從內部循環道路下來,接往江邊快速道路時,遇到了意想不到的暴風雪。越過一輛接著一輛擁擠的車潮,好不容易才來到國立顯忠院,那裡已經積滿了白雪,因為院內鏟雪的工程,所以禁止車輛進出,只好一路從停車場開始延著積滿白雪的道路奔跑上去,好不容易才趕上了早就開始的追悼儀式尾聲。十二月三日,那一天特別寒冷,默默在心中向五年前殉職的救援隊員前輩打聲招呼:「我來晚了,真抱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