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金智恩;譯/簡郁璇 「我太痛苦了,才對員工做出羞愧的行為,對不起。」 「總統之路太艱辛了,是我的位置太辛苦,而我太孤獨了。」 「抱歉對年紀輕輕的妳做了這種事,以後絕對不會再犯。」 「妳是隨行祕書,就諒解我一下吧。」 「妳是我的影子,拜託妳守護我到最後。」 「拜託妳保密。」安熙正每次性侵後就會立即道歉。他不斷洗腦我,彷彿隨行祕書連性需求都必須滿足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