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金智恩;譯/簡郁璇 「我太痛苦了,才對員工做出羞愧的行為,對不起。」 「總統之路太艱辛了,是我的位置太辛苦,而我太孤獨了。」 「抱歉對年紀輕輕的妳做了這種事,以後絕對不會再犯。」 「妳是隨行祕書,就諒解我一下吧。」 「妳是我的影子,拜託妳守護我到最後。」 「拜託妳保密。」安熙正每次性侵後就會立即道歉。他不斷洗腦我,彷彿隨行祕書連性需求都必須滿足他。 完整文章
讀書一直是個私己的活動。有人說這是因為讀書(尤其是小說)就像自己進入另一個世界,但看電影聽音樂也是呀(不是夢的世界哦);有人說這是因為讀書的時候大家都很安靜不會彼此對話,但那只是因為你運氣好(有些人讀書的反應可大了,再說,看電影時也不該彼此對話啊)。其實,真正就算是一群人在同一個房間裡讀同一本書,每個人看的速度也不會一樣──這和看電影、聽音樂會等等同屬閱聽經驗的狀況不同。 完整文章
文/陳紫吟 南韓性教育專家孫京伊出版《兒子,你鎖房門在幹嘛?》這本談論兒子的性教育書籍之後,接著出版《世界很亂,你得和女兒談談性》,給予詢問「女兒是否就不需要性教育?」的人一個正面回答,這兩本書的中譯版也在去年和今年相繼問世。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