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一直是個私己的活動。有人說這是因為讀書(尤其是小說)就像自己進入另一個世界,但看電影聽音樂也是呀(不是夢的世界哦);有人說這是因為讀書的時候大家都很安靜不會彼此對話,但那只是因為你運氣好(有些人讀書的反應可大了,再說,看電影時也不該彼此對話啊)。其實,真正就算是一群人在同一個房間裡讀同一本書,每個人看的速度也不會一樣──這和看電影、聽音樂會等等同屬閱聽經驗的狀況不同。 完整文章
文字/薛西斯、鸚鵡洲;筆訪/愛麗絲 問:兩位《不可知論偵探》的合作是怎麼開始的呢?在合作前對彼此其他作品的想法是什麼呢?此次合作過程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經歷呢?會想修改對方的劇本或者漫畫嗎? 答: 鸚鵡洲:一開始合作的契機是 CCC 舉辦的提案說明會,在說明會上看到了海鱗子相關的人設與故事方向,當下便有各種角色外觀畫面等浮現在腦中。各方面都很切中我喜好的狀態下便向編輯應徵了(?) 完整文章
有些作者每回出版新作,都能讀出更強烈的企圖及不同技巧的明顯進步。例如這一位。 有些作者每回創作都會試試跨出自己熟悉的領域,可能是結合更多自己有興趣的題材,可能是前往不同的類型探險。例如這一位。 有些作者每回都會想想,能否藉由不同表現形式,讓自己的故事接觸到更多不同的讀者。例如這一位。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