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鴻鴻 寫詩從來不是在我生命中最好的時刻,也不是最壞的時刻。通常是一種無以名狀的情感在尋找出口,於是所遇的萬事萬物都成了表徵。詩的旅程最美好之處莫過於,它給予的遠比你所期望的要多,甚至會覺得依傍詩這塊奇妙靈動的水晶,世界正與我同悲同歡。 然而我逐漸醒覺,這只是一名年少詩人一廂情願的想像。世界非但不可能與我合聲同氣,反而處處跋扈橫行。無知不能令人置身事外,只會讓自己成為幫兇。 1998 完整文章
文/布蘭登.山德森 吉姆破門而入,衝進了惡棍巢穴。流氓們都站了起來,吼聲如雷。吉姆飛身而上,怒氣滿滿的拳頭如狂風暴雨。他朝著其中一個流氓揮拳,流氓擋了下來。吉姆又揮了一拳,流氓又擋了下來。他非常憤怒,像砍樹的樵夫一樣,一拳把那個流氓打倒在地。另一個流氓踢了一腳,吉姆格擋住了,回踢回去,那個流氓倒地不起。然後…… 完整文章
文/小小平(責任編輯) 神秘的魔法學校、兩男一女的主角組合、威震世界的大魔頭,這個經典組合聽起來是不是有點像《哈利波特》?但今天要來介紹的這本書這卻不是早就名滿天下的《哈利波特》,而是由《骸骨之城》系列的作者荷莉.布萊克,以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