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麗群 總覺得寫稿的過程,雖非隱私,可是接近隱私。就像大家一樣洗澡洗頭上廁所,但不親熟便萬萬不宜排闥直入的道理一樣。所以一般也不好意思問人:「都怎麼寫呢?」萬一對方回答:「也沒什麼,就坐下來,打開電腦,然後在交稿日前把稿子寫完,寄出去。」那我大概非得哭著去撞牆了。不問也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