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富閔 總是害怕音樂課忘記帶直笛來,這樣就慘了,慶幸的是事情從來不曾發生過,可見它已是我的貼身物件,出門前都要反覆確認的。當年老師常說,直笛不如放在學校抽屜就好,他是提醒時常忘東忘西的學生。我心想也是。然而攜帶回家有時是為了練習、有時是為了打發時間,可能也是基於愛護私人用品的心態。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樣,在我而言上面各種狀況都是考慮在內。直笛非常寶貝。 完整文章
文/楊富閔 一直想要寫篇以安靜為題的文章,不知為何卻越想越不安靜,竄流在腦袋的靈感讓人無法安靜,隨意在電腦敲打的字句讓人不能安靜,安靜如何表現呢?或許書寫與安靜即是一種弔詭的存在,同樣的,這亦是它的魅力之所在。 寫作的時候你有什麼習慣?偶爾我會聽到這樣的提問,不知為何內心答案其實不太固定。寫作或者被期待是件平心靜氣的行為,而每個人都在好奇怎樣培養一種適合書寫的環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