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熊一蘋;人物攝影/汪正翔 「這個團體很難介紹。」 「太難介紹了!」 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這個簡稱「北地異」的團體派出的兩位受訪者代表,瀟湘神和NL一搭一唱地說,另一位代表長安則在日本同步連線,因為網速不足而有點跟不上超高速的談話節奏。 「之前有在外面說過我們是文史工作者,不過感覺還是怪怪的。」 「我會用社區營造的概念來解釋,但只是比喻而已,因為我們做的也不是社區營造。」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Lianqing Li 文言文那麼難,距離現代生活那麼遠,除非你的工作是在殯儀館念祭文,否則有誰在離開學校之後還碰得到文言、用得到文言呢?這種對現代生活毫無意義的死語言,還有必要在國民教育課程裡,浪費寶貴的學分時數去教、去學嗎? 答案是毫無疑問的:有必要。 完整文章